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学校概况 党建园地 教育教学 资源下载 师资队伍 学生天地 家长网校
互动交流 诗意校园 法律法规 阅读指导 学校管理 星级积分 师德师风
 
横峰一小赴成都“儿童阅读七人行”研修随记节选
横峰一小   2014-04-16 12:31:36 作者: 来源: 文字大小:[][][]

                           最好的课堂

                                        □宋月红

 

    为期六天的集中学习,接受的东西太多,一下子也难以消化。我从一开始蒙昧混沌的状态到渐渐看出儿童文学中的一些端倪。而且,年轻美丽的黄晓丹老师的课堂模式也非常值得我们借鉴。

  第一,每节课一个主题,经常引用现实生活中的事例,深入浅出地讲解理论,授课语言风趣幽默。

  第二,每次上完课后,都会对本课内容做总结回顾,并提出她的一些观点供我们大家参考。

  第三,每节课后,都会让我们分组讨论、提问,并填写表格。最后每组选出一个最有价值的问题,老师组织全班讨论交流。

  此外,晓丹老师在课堂讨论环节表现出来的平等姿态也让我钦佩不已。她对每一位学员提出的任何看法都会先予以肯定,用的全是鼓励和赞赏的语言,然后再陈述她自己的观点,从不随意否定某个人的看法。

  她还有一个睿智的做法是,总会把问题先抛还给我们,让每个人陈述不同的观点,有些问题就在我们的七嘴八舌中自然而然解决了。这不就是最好的课堂吗--学生多讲,教师少说。这样的设计极大地激发了学员们的参与热情和思维快感。

  听黄晓丹老师上课,真是既养耳,又养眼啊!我喜欢。

  有天下午由于身体不舒服,就一直呆在酒店里,身边正好有一本2011年第2期《读写月报 新教育》杂志。我仔仔细细地,从封面、目录一直看到封底,由衷地感叹:真是本好杂志啊!

  其中的内容(不管哪个版块)给人最大的感受是:独特的视角、新锐的思想、真实的语言。让我无比喜欢!恨不得把所有的杂志都找来一本一本阅读。

  在回家的火车上,忍受着耳鸣的痛苦,我还是一口气把2013年第11期《读写月报 新教育》杂志看完了。

 

不必忧虑

杨丽珍

    第一天上午半天满满当当的学习,让我感觉沉甸甸的。下午的讨论更是让我受益匪浅。“不必忧虑”这四个字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它包括两个方面:

  一、不必为我们认为不健康或学生无法理解的事物出现在孩子面前而忧虑。

  晓丹老师说:“当我们坦然面对时,‘性’在孩子的眼中就如同一个茶杯、一枝笔一样。”这让我幡然悔悟,自己对待“性”时的遮掩,不仅不能让孩子真正正面认识它,反而会增加“性”的神秘感而使孩子产生很多错误的想法。我们的忧虑是根本不信任孩子,不知道他们是能分辨和处理信息的。

  二、不必为书中不健康或学生无法理解的事物而忧虑。

在与好的书籍对话中,学生会慢慢学会批判书籍中不健康的因素,它带来的负面影响会越来越小,舆论在这时起到很大作用,为了我们的忧虑而因噎废食,结果只会适得其反。想起我正在带的一个班,他们上三四年级时迷上了《阿衰》,于是班上常能听见一些粗口,我严令全班同学都不能再看《阿衰》,如果发现一定严惩。结果,一年下来,大部分同学都把《阿衰》系列看完了。现在想想,如果当时不那样做,还有没有办法让学生把时间花在有益的书籍上呢?

读后感不是必须的

饶锂丽

    之前我一直觉得,孩子们读完一本书,相互交流讨论一番,再写一篇读后感不就得了。现在我明白了,这种做法对一部分孩子造成了伤害,我们不可能让所有的孩子都按照我们的意思去回应。

  上学期我在班里开展了“书籍漂流”活动,孩子们主动捐献了三四十本好书,我还在每本书上粘贴了读书卡片,供孩子们写读后感,想让这些书流动起来,形成一个良好的阅读氛围。但一学期下来,实际情况与我当初设想的大不一样,只有少数孩子是用心阅读并填写阅读卡片的,带给我更多的是管理书籍的辛苦和繁琐。

  通过这次的学习及老师们在一起交流,我意识到,其实我们可以有更好的阅读活动的组织技巧。比如全班学生人数多,就可以分小组进行,像我们这几天课后的分组讨论一样,每组选出最有价值、大家最感兴趣的一个问题共同交流,最后再由老师进行适当的总结。当然,如果确实有不愿交流的孩子,也不可勉强,可以通过其他形式回应,画一幅画、做一个手工、做一本选集或一张报纸,或者把好的作品展示在展板上……这样一来,形式多样,可以让孩子们从不同的角度去鉴赏,我想孩子们的阅读兴趣会更浓厚。

 

做一个阅读的引领者

付育娟

    选择什么书给孩子读?是很多一线老师都有的困惑。黄晓丹老师的解答我很认同,她说,选择什么样的书,要看老师的目的是什么,是想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还是想做思想启蒙。如果是想提升语文能力,那么可以从学生的兴趣出发,阅读量的积累会自然达成这个目标。如果是想从思想上引领孩子,就可以选择难度更高一些的经典作品。

  这让我想起,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一位家长,自然聊起她的孩子,她说谢谢我对孩子的付出,我有些汗颜,说孩子期末考试得了77分,不太好,她反而安慰我说:“挺好的,有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特别是她对语文阅读更有兴趣了,以前从不愿看课外书,现在在家也能主动看书了,甚至还想自己编写故事,有了阅读的兴趣,我想她的成绩也会更有提高的。”我的心暖暖的,付出总没有白费。我想我以后可以继续在这方面努力。

  躺在回家的卧铺上,阅读《读写月报 新教育》杂志,对李玉龙老师提到的怎样评价一节课,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回顾自己的课堂,虽说课堂环境比较轻松、自由,但一堂课下来,有没有让学生特别受启发的看法、意见、观点?怎样提出让学生感兴趣的问题?都是我努力的方向。

为了更好地了解儿童

王晓军

    我们这一组讨论最多的问题是,如何界定一部作品是儿童能阅读的?就像《麦田里的守望者》所言,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成人只需要做一名观望者,看着小孩自己成长,在一块麦田里。大人们需要做的只是在麦田的边缘(悬崖边)围上栅栏,与我们认为的危险隔离而已。

  这次研修的专题内容是“儿童文学与儿童阅读”,但其实我们学习更多的是如何“阅读”儿童,读懂儿童眼中的世界。我们阅读、研究儿童文学,目的并不是要成为儿童文学作家,也不是要教儿童成为儿童文学作家,更不是要去引领儿童,而是通过这些学习去了解、发现儿童,从而能够更好地帮助、养育儿童。

 

什么样的课才是好课?

蒋绿茵

    研修的最后一天,李玉龙老师提出的三个问题让我对自己的课堂有了一次深刻的反思:

  一、什么样的课才是好课?可以用这两个问题来判断:有没有让孩子印象深刻的地方?有没有让孩子特别有启发的观点、看法、意见?

  二、怎样产生学生真正感兴趣的问题?

  三、怎样判断孩子提的问题有没有价值?

  老师外形粗犷,中气很足,却长着一副憨憨的模样,经常笑呵呵的,一双眼睛都好像没睁大过。他一字一顿地说:“可能我们老师已经习惯了了解文本的核心价值,习惯了控制提问的核心,有些孩子提的问题和文本本身并不密切相关,而这些问题恰恰有可能领着孩子走向远方。”

  追究起来,又回到一个现实,我们自身缺乏提出、发现并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联系方式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站长热线: 卓越网络  15879339199    技术支持:  QQ  329549228

Copyright © 2009-2012  投稿邮箱:jxhfyx@163.com

版权声明
 
横峰一小拥有本站原创文章的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本单位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