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学校概况 党建园地 教育教学 资源下载 师资队伍 学生天地 家长网校
互动交流 诗意校园 法律法规 阅读指导 学校管理 星级积分 师德师风
 
火车上的生态
横峰一小   2014-05-11 16:55:19 作者: 周亚鹰 来源: 文字大小:[][][]

                                     

    每个人都那么紧张一一疾行,急走,小跑,速跑,拖着箱,拎着包,背着小孩,拽着老人,急促沉闷交错混乱的脚步声,持续冗长清脆刺耳的拖包声,高音喇叭不紧不慢的提示声,中年妇女火急火僚的催促声一一仿佛火车马上就要开走一样。

      其实,无论有票没票,火车就在那里,有座的不会因为晚点上车就丢了座位,没座的不会因为早早上了车就变出座位来。但是,无论是谁,只要一到火车站,就都会变成这样。苦就苦了那对老夫妻,老丈似乎偏风,走路一步三摇颤颤巍巍,老妇不但大包小包三四个,还得腾出右手搀着老丈,看着大家争先恐后的,他们也急了,生怕火车逃跑了,可这一急,包掉地了,老妇弯腰捡包,包捡起来了,老丈又摔地上了,老妇顾此失彼焦头烂额,还被急匆匆的人流磕来碰去,于是气急败坏,破口大骂:你个糟老头子,真是害死我了!但骂归骂,她还得小心翼翼扶他起来,并心疼地询问:痛不痛啊?我刚要上前帮忙,一小伙子抢在我前面搀住了老丈,一大姑娘也停下来帮她拿包。我心中一暖,便上了我那节硬座车厢。

      硬座车厢里很挤,非常挤。不但挤,还堵。车箱连接处的空间都坐满了人,帆布包、编织袋、塑料桶塞满了通道,车箱从门口开始堵,过道上都是人,每个人都占据一个有利的位置拉开马步使力托着箱包往两边行礼架上,满了,没位置了,又俯身在座位底下寻找空间。大约十分钟后,车行了,火车的晃动使车箱腾出了不少空间,就像一筐玉米,看上去已经满了,但抓住筐耳使劲抖动,就会严实起来,便多出了些许空间来。这时,车内稍稍安静下来,有座的都坐下了,无座的也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或倚或靠。行礼架上琳琅满目的箱包显得整齐有序,人们在各自的状态下开始干自己的事。有人在笔记本电脑上看枪战片,有人拿着手机玩微信发语音,有人拿着杂志漫不经心地翻看,有人拿着报纸盖住头脸似乎在打盹,有人拿出装有水果的塑料袋,有人从编织袋里拿出折叠凳子小心翼翼地坐在过道里,通道里那个汉子干脆把红色塑料桶的东西清空,把桶倒扣当板凳,一位黄发白衣蓝裤子美女靠着列车员值班室门前,戴着耳机大声说话,似乎是在向男朋友撒娇埋怨列车太挤没座位一一这个时候大家互不熟悉,人们相互之间尊敬并防范着,谨慎的人将随身小包牢牢地置于身前,对行礼架上的大箱也不放心,时不时就瞄上一眼。过道上不时有人经过,穿行者虽然小心翼翼但仍然要磕碰上许多人,因此上个厕所或倒杯热水要说上一堆的对不起一一整个车厢一片沉闷!

      终于有人打破了这种沉闷,是两个三四岁的孩子,这两孩子怀着陌生而又惊恐的神情在各自父母的怀里龟缩了十几分钟后,终于确认这环境于自己没有危险,好动贪玩的天性立刻占了上峰,便从妈妈的怀里挣脱下来,在过道上跑来跑去,大声询问一些很是让人忍俊不禁的问题。孩子的天真率性让车厢立刻充满了欢笑,大人们也互相搭讪起来,声音也从细声细气慢慢变粗变重,态度也从拘束谨慎变得随性自由。这一桌人互相告知从哪来到哪去,那一桌人互相告知我干啥的你干啥的,那一桌人聊着聊着居然拼起了扑克,那一桌人开始聊老家房价聊城市雾霾聊马航失联最后聊起美国为何可以私人拥有枪支。列车员也轮翻登场,先是一美女列车员推着推车拖着悠扬甜美的声音叫卖饮料。接着有男列车员提着一个大大的塑料篮推销旅行按摩器,几位老人在他的怂恿下居然掏了钱。跟着另一美女列车员戴着皮手套提着硕大的黑色塑料袋高喊:收垃圾了,有垃圾吗?人们纷纷将垃圾捡好,刚才在过道上玩耍的小女孩跌跌撞撞地跑向她,手中高高举起一牛奶盒,仰起头,奶声奶气地说:阿姨,我最乖了,帮你捡垃圾!又转身一指跟她玩闹的小男孩:他不讲卫生,把纸丢地上了!小姑娘的天真烂漫引发了一阵长长的笑浪,把硬座车箱的气氛推向了高潮,过道里坐在红色塑料桶上睡觉的汉子被笑声惊醒,他懵懵懂懂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大伙的笑声似乎感染了他,他也憨态可掬地挠挠杂乱的头发,跟着笑了起来!这景象跟半个小时前完全不一样了。如果不是在列车上,我会误认为进了一家旧时茶馆。

      偶尔到一小站,有人下车,下车的人将行礼整理好后,跟刚刚认识但聊得投机却不知姓名的朋友招呼:有空到我们三清山去玩啊!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被招呼的人们却回以真挚的关心:夜深了,你下车后要小心点!那边回一声:没事!走了!便下了车!

      目睹这一切,我的心暖暖的,暖暖的!

      ——201449晚于K526次列车上,修改于413中午G107次列车上

      1、中国人的生存空间有限,可用资源有限,火车运载能力也有限,因此中国人无论何时,只要一涉及自身利益,无论在哪里都要争先恐后,上火车为表现之极致!

      2、中国人多,社会治安不好,因此逢人只说三分话导致了人与人之间尤其是陌生人之间的隔膜与互相提防,这在火车上也表现得淋漓尽致。3、中国儒家思想又教国人和与仁,因此,国人又在内心极愿与他人交往只要有可能,只要未损极自己利益,国人对人便相当客气。在火车上也就有了一片谈笑之声。——我这篇《火车上的生态》就是写了这么一个从急乱到争抢到提防到平静到交谈再到和谐最后到惜别的一个生态演变过程,因为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演变,我最后心中暖暖的!推而广之,火车上这么个小生态是国家与社会这个大生态的缩影!有火车上的小生态和谐就会有国家与社会大生态的和谐!

      【作者简介】周亚鹰,男,19728月出生,江西省广丰县人。毕业于江西省上饶师院中文系,历任记者、县文化局副局长、政府办副主任、体改委主任、国资办主任、城管局局长。现为中国国际作家联合会会员、江西省作协会员、上饶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为《散文选刊·下半月》和《海外文摘》杂志社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江西日报》、《散文选刊》、《人民日报》、《特别关注》等报刊杂志。出版《红土地·黄土地·黑土地》、《流水人生》、《我是城管》三部专著。散文《二姐》和《浪漫镇巴人》分别进入20102011年度“中国散文排行榜”。其中《二姐》改编成三十集电视连续剧。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联系方式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站长热线: 卓越网络  15879339199    技术支持:  QQ  329549228

Copyright © 2009-2012  投稿邮箱:jxhfyx@163.com

版权声明
 
横峰一小拥有本站原创文章的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本单位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