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校园新闻 学校概况 党建园地 教育教学 资源下载 师资队伍 学生天地 家长网校
互动交流 诗意校园 法律法规 阅读指导 学校管理 星级积分 师德师风
 
小学经典诵读:喜忧参半
横峰一小   2010-04-20 17:06:01 作者: 来源: 文字大小:[][][]

                      小学经典诵读:喜忧参半
                  21世纪教育研究院研究员 王丽
     进入新世纪之后,由于国学热的影响,全国各地出现了传统文化复兴的热潮。不少学校应时而动,开展经典诵读活动,一时蔚成风气。自2009年6月始至2009年底,课题负责人王丽走访了北京、成都、杭州、温州等地共8所学校,其中两所私塾、一所中学、一所国有民办九年制学校、5所公立小学,所发现的情况可谓喜忧参半。现初步整理如下。

                          利用社区资源开展经典诵读
   
    成都草堂小学自2001年起,成立由学生组成的“草堂诗社”,利用学校紧邻杜甫草堂博物馆的有利条件,开展诗歌诵读和诗歌创作。学校以“品味草堂文化,诵读经典诗词”为主题,帮助五年级孩子设计了“我家住在浣花溪”的综合实践活动。学生自己上网查资料,自己分小组并确定调研内容,包括浣花溪与杜甫草堂的关系、与浣花溪有关的历代诗人及掌故等。学校还参与杜甫草堂组织的一些重大活动,如2009年的农历正月初七是汶川大地震后的第一个“人日”, 杜甫草堂博物馆首次举行中断百年的祭杜甫活动,一百多名草堂小学的学生身着唐装,手捧诗卷,肃立在杜甫像前,齐诵一千多年前高适与杜甫“人日”唱和的诗作。这些活动很好地利用了社区的历史文化资源,也使经典诵读活动有了“根”。
  与草堂小学做法相类似的还有杭州市青蓝小学。杭州西湖是一个历史文化积淀十分深厚的地方,尤其是许多景点的楹联,如著名的岳坟楹联、秋瑾墓楹联、韬光寺楹联等。这些楹联既是汉语艺术与书法艺术的最高典范,又蕴含着爱国主义的精神内涵,是极好的教育资源。杭州市青蓝小学带领学生搜集西湖著名楹联六十多幅,并在每周晨会上诵读。这一教育形式是将经典教育与社区人文历史资源打通,使后者成为前者的源头活水,同时,其本身也包含了乡土教育的内涵。
  
  
                         将经典诵读与游戏相结合
  
  私塾式的传统经典教育以背诵为主,形式比较单一,故有“死记硬背”之讥。成都草堂小学鼓励学生开发“诗歌游戏”。高年级发明有“古诗文跳房子”、“古诗迷宫”、“古诗文接龙”、“赛诗跳棋”、“经典大转盘”等。低年级还发明了丢手绢玩古诗、跳橡皮筋诵古诗和“古诗拍手歌”。如古诗拍手歌:
  
     你拍一 我拍一,黄四娘家花满蹊;
     你拍二 我拍二,陆游临终写《示儿》;
     你拍三 我拍三,轻舟已过万重山;
     你拍四 我拍四,南朝四百八十寺;
     你拍五 我拍五,留连戏蝶时时舞;
     你拍六 我拍六,两个黄鹂鸣翠柳;
   ……
  这样的诗教跳出了死记硬背的窠臼,充满了鲜活的生活气息和时代气息,受到孩子们的喜爱,同时也激发了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建立考级制度推动经典诵读
  
  杭州市育才教育集团第一实验学校为国有民办九年制寄宿制学校,目前仅有小学部。其校舍紧邻西溪湿地,硬件设备堪称全国一流。校长胡爱玉女士自叙因从小受家庭影响,读过《女儿经》,终身受用不浅,故对经典诵读十分重视。该校自2008年始制订课外阅读考级制度,其中也包含了经典古诗文诵读。每个年级分三个等级,每个等级均有具体要求,如一年级一级的诵读要求为“喜欢阅读,能借助读物中的图画拼音阅读。阅读姿势正确,课外阅读重量不少于1万字。”,同时要求背诵优秀古诗文10篇(段)。学校每天晚自修6:00——6:20为各班集体诵读时间,并利用一个月一次的班队活动进行交流与评价,评出校级、班级“诵读之星”、“国学小先生”。
  杭州市青蓝小学设立了“走进经典”名诗名句诵读考级制度。共分六级,每级20首古诗词、10句名句,以学校推荐的内容为主。每学期初,每位学生发一张诗句积累卡,学生可随时将自己积累的诗词题目记录在卡上。语文教师利用每周三的“古诗文诵读”时间和语文课课前预备时间带领学生诵读。每学期期末,学校有一个“诗句考级周”,对全校学生进行那个现场测试。学生根据自己的情况,申报要评定的等级,并持积累卡参加评定。对通过等级评定的学生,学校颁发级别证书,未通过的学生可以在一周内复考。考级每学年开展二次。对表现突出的学生,学校还发给奖励。
  
  
                        举办各种大型诵读活动
  
  杭州市育才教育集团第一实验学校2008年举行大型诗歌朗诵会“中华行”。2009年6月20日举行“西湖诵——希望之美”的大型诗歌朗诵会。朗诵会在浙江省人民大会堂举行。全校五百师生参加。朗诵会以气势磅礴的《三字经》朗诵开场。学校认为,组织这类大型活动虽然较耗精力,但对激发全校师生热情、推动诵读活动深入开展、提高学校凝聚力,还是非常有效果的。
  温州乐清国际外国语学校属民办寄宿制中学。该校以培养“具有宽阔国际视野和深厚文化底蕴的新一代温州人”为教育目标。学校初中部于2007年1月开展经典诵读活动,将经典诵读纳入课程计划,并举办各种以校或班级为单位的诵读竞赛活动,如文化节、读书节组织“千人诵读古诗文”、“古诗文朗诵比赛”等,创造读经典、爱经典的氛围。
成都草堂小学很重视每学期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2009年新学期伊始,在全校的开学
典礼上,近两千学子齐诵《弟子规》、《三字经》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每年六月,学校都要举行盛大的毕业典礼。届时,全体毕业生集体登台亮相,以领诵、轮诵、齐诵的形式朗诵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当台上领出起句时,台下上千学子齐声接出下句。其情其景,令在场师生动容。

                         现代私塾式的经典诵读

  此次调研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两所私塾式学校。两校均在北京郊区。一为四海孔子书院。该书院创办人为一国学爱好者,校址座落于北京市海淀区温泉镇白家疃村。该村地处香山北坡,环境十分幽静。书院办学其宗旨为“读圣贤书,立君子品,做有德人。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书院目前有两个班,分童子馆和蒙学馆。每班三位老师。童子馆45人,为4—7岁的学龄前儿童;蒙学馆13人,为8—13岁的小学低段儿童,其中三位原为公立小学三年级学生退学。书院主要采用熟读成诵的方法,即先由学生或教师领读,读熟后任由学生自读,不做讲解。书院为此设计了一种记录诵读次数的纸,上面印着一排排“正”字,学生每人一张,读完一遍书就在“正”字上描一笔。
  该书院诵读内容为: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老子,庄子(内七篇),易经,诗经,内经, 难经,唐诗三百首,尚书礼记春秋选读,古文选,诗歌词曲选等。每日读经时间保证4小时以上。同时还辅以英文名著选读。童子馆与蒙学馆均开有书法课。
  北京日日新学堂创办于2006年。校址于回龙观。创办人为北京青年政治学院教师。学堂现有幼儿园和小学。分幼儿班、学前班和润德班(小学班)。幼儿班有30人,学前班13人,小学班13人。小学部分别为一、二、三年级,采用复式教学。其教学内容以读经为主。有《三字经》、《千字文》、《笠翁对韵》、《千家诗》、《大学》、《中庸》、《论语》和《道德经》。教学方法主要跟录音机听读,不做讲解。
  
                           质疑与思考
  
  从表面来看,各地开展经典诵读蔚然成风,且有方兴未艾之势。从方式上来看,各校既有共同之处,也各有妙招。从效果来看,开展经典诵读的学校普遍反映学生变得“知书达理”了,“懂事”了。但一片热闹中似乎也存在着不少可质疑之处。
  如某私塾为寄宿制封闭式管理。学生一个月回家一次,平时在书院不许看电视,不许接触电脑。据书院负责人说,这样做是防止电视传媒对传统经典教育的消解,认为两者为“水火不相容”。据了解,持同样观点,并采取同样做法的还有各地不少私塾。其中有些私塾除了读经典之外,不开其他小学课程,认为只要读好经典就有了一切。这种做法人为地将儿童与其生存环境相隔绝,营造一个脱离现实社会环境的教育空间。其教育效果以及对儿童身心成长的影响究竟如何,非常值得探讨。
  另外,有私塾认为游戏会使儿童舍本逐末,买椟还珠;儿童一旦背会了一段,自然有了兴趣,因此不提倡寓教于乐。
  在选择经典诵读内容方面,一些学校也存在着分歧。成都草堂小学自2006年始,将《弟子规》作为一年级新生的“行为规范教材”,在全年级七个班中进行试验。但某一私塾则认为《弟子规》是不尊重儿童人格,成人本位,扼杀儿童天性,故不予选用。在调研中还发现,对于传统文化经典的认识普遍属于这种认识的背后是“精华”——“糟粕”的方法论,两者非此即彼,二元对立。此一方法论自毛泽东提出以后,半个世纪以来已变成深入人心的惯性思维,但用来理解传统文化是否合宜,似乎颇值得质疑。
  诸如此类的问题,有待在进一步的调研中寻找答案。
  
                             追寻与拓展
  
  在成都调研期间,课题负责人王丽还采访了成都市教育局副局长娄进、成都市副市长傅勇林。两位官员均对经典诵读给予积极肯定。娄进还表态说:“我们的态度是‘三不原则’——不争论、不评论、不评价;坚持3到5年!”8月25日,成都市教育局出台规定,全市所有中小学和幼儿园新学期都要增设国学经典诵读教育活动课时,并且学生每周集体诵读(学习)经典的时间不得少于1小时。成都市副市长傅勇林将成都市国学经典诵读的目标定义为“培养知行合一、知书达礼、刚毅果敢、忠恕任事的具有现代品格和现代意识的未来成都人,并以此为契机,重建灾后精神家园”。这位学者出身的副市长还一所一所学校地去推进经典诵读活动。
  10月底,王丽赴济南采访山东大学儒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庞朴。庞朴是私塾教育的亲历者,也是最后一批接受过传统私塾教育的学者。他回忆了自己当年所经历的私塾教育的具体情形,以及私塾教育给自己后来做学问和为人处世所带来的裨益,有不少值得深思之处。
  11月底,王丽赴福建连城县培田村考察明清时期私塾教育。该村历史上有崇文重教传统,村中有“十户一塾“、”一户十匾“之称,其清末全盛时期有各式学校十九所,从蒙馆到书院,还有相当于今天的农业技术学校“锄经别墅”和妇女学校“容膝居”,至今还保留着若干旧校舍。从村中族谱上可查到当时的教育内容。关于培田村的考察报告已写就,题为《福建培田村:教育在民间》,全文10000字,已给中青报。
  有关成都草堂小学的调研报告《小学传大道》已刊于《人民教育杂志》第11期,全文10000字。
  计划2010年上半年再走访5——10所学校,争取在六月底前完成全部调研计划,并拿出调研报告。
 

 


1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联系方式 全站搜索 友情链接

站长热线: 卓越网络  15879339199    技术支持:  QQ  329549228

Copyright © 2009-2012  投稿邮箱:jxhfyx@163.com

版权声明
 
横峰一小拥有本站原创文章的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本单位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